• 首页 » 电影 » 科幻片 » 化装舞会在线点播迅雷下载
  • 化装舞会
    化装舞会
    主演:阿利维亚·阿林·林德,贝拉·索恩,莫洽·梦若,斯凯勒·塞缪尔斯,奥斯汀·尼可斯,卓娜·玫翠丝,Michael,Proctor
    类型:惊悚,恐怖片,恐怖
    相关搜索:化装舞会桌游 - 问道手游化装舞会能一个人过吗 - 化装舞会游戏 - 化装舞会亨利希曼概括 - 化装舞会亨利希曼赏析 - 化装舞会桌游规则 - 化装舞会作者是 - 化装舞会亨利希曼教案pp - 化装舞会亨利希曼题目含义 -
    导演:夏恩·达克斯·泰勒
    地区:美国
    年份:2020
    语言:英语
    备注:HD
    • 高速云播放
    • 高速云M3U8

    倒序↓顺序↑

    内详

    该活动定时开放,时间为每周5晚上18:00至20:00。 1.活动开始前3天,每2小时在整点发布系统信息,预先通知玩家活动的时间和需要的条件,以NPC变脸王的名义发布“本次的化妆舞会活动将在某时间举行以及化妆主题,所有玩家只需变身成某造型即可到天墉城千面怪(11,191)找我变脸王报名参加活动!”2.活动开始后,每15分钟在系统频道发布信息,以NPC变脸王的名义发布 “化妆舞会正在火热进行中!本次化妆主题是某种宠物,所有玩家变身成某造型即可到天墉城千面怪(11,191)找我变脸王参加活动!”3.活动开始时,谣言频道发布消息“传闻一大批幻妖变幻成某造型的模样闯入了化妆舞会的场地,真假难辨,这下可热闹了!”〖参加条件〗 NPC:变脸王(千面怪)、天墉城千面怪(11,191)参加条件:使用指定变身卡。变身效果对应的活动主题。玩家点击NPC:变脸王,弹出对话: “我是变脸王,我喜爱变身,我更喜欢很多人一起变身。如果你想参加化妆舞会,那你算找对人了!” A. 我要参加活动 B. 我要购买变身卡 C. 以后再说〖活动过程〗 挑战NPC按称谓排列为: 1.玩家进入活动场景后,可以单人/组队参加活动。 2.活动开始后,在地图中的非障碍点中随机刷新明雷怪。名称为幻妖。 3.第一次刷新数量为15只,之后每死亡1只补充1只。 4.活动正式开始后,玩家与地图中刷新的怪物战斗,即可获得奖励。 5.玩家与怪物战斗,无论玩家逃跑/战斗失败/战斗成功,对象显形怪都会消失,并重新刷新1只以补充数量。 6.玩家每次进入战斗后,有一定几率可以并且最多生成1个特殊怪物,设置如下:名称:变脸王的宠物等级:等于玩家中的最高等级相性:随机 该怪物,如果在战斗中被玩家成功捕捉,则在战斗胜利结束后,给与队伍中所有玩家1份特殊奖励。如果在战斗中被杀死则不会得到特殊奖励,只得到正常的杀怪奖励。 捕捉该怪物,不会生成宠物。但对象怪物会消失。该怪物出现时,战斗开始第一回合,会有弹出对话:“我是变脸王的宠物,我被幻妖抓住,不能回去了!你们快救救我!使用捕捉就可以救我了!”〖奖励〗 1.所有奖励不受任何双倍影响。 2.道行奖励受到削减规则影响。 3.所有奖励内容,都需要在聊天栏有内容记录。部分奖励有弹出提示。 4.如果在活动过程中,玩家的变身效果消失或者变身成为其他造型,则无法获得任何战斗奖励。 5.奖励:人物/宠物随机获得经验奖励,潜能,武学,金钱奖励。 6.特殊奖励捕捉特殊怪物,队伍中所有玩家有100%的几率获得道行奖励;捕捉特殊怪物,队伍中其中一个玩家有几率随机获得以下奖励的1种:A.10倍经验奖励,谣言频道发布信息B.10倍金钱奖励,谣言频道发布信息C.10倍道行奖励,谣言频道发布信息〖死亡处理〗 1.战斗时死亡、逃跑不会获得奖励。 2.战斗中死亡,宠物会正常损失忠诚。人物气血设为1点,不扣除道行、经验、金钱。



    《化装舞会》记叙了作者童年对他" 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"的哪一件事

    《化装舞会》记叙了作者童年对他" 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"的一件事是:我家的女仆用扮演一个穷人的方式告诉了一个富家子弟(文中的我)一个盘子对食不果腹的穷人是多么的重要,她让“我”的良心得以发现。本文通过一件女仆导演的一件小事,对作者幼小的心灵加以触动、教育,让他也让读者明白世上的贫富差距,从而多存怜悯之心。附原文:化装舞会作者:亨利希·曼童年往事,对于我的一生一定也是有影响的。但我不知道,我能否把这些往事回忆起来,编撰成一本书。每当我忆起一件事情时,总会联想起其他几件事情来。现在,我就说其中一件。那是在七十年代的卢卑克,一个冬天的下午,一条陡峭的街道上结了冰,很滑,天几乎是黑的。立在每家门口的煤气路灯只能照着门前。远处传来门铃的响声,说明有人进了那幢房子。这时,一个女仆拉着一个小男孩在街上走着,这男孩就是我。街上象溜冰场一样光滑,我挣脱了她的手,顺着街面溜下去,越溜越快。就在快到十字街口的一瞬间,忽然,一位衣衫破烂的妇女从横街走出来,她手上的头巾包着什么东西,我一时刹不住脚步,冲到她身上去,她粹不及防,路又滑,被我撞倒了。我在黑暗中逃跑了。但是,我听到盘子打碎的声音,原来那个妇女的头巾里包着一只盘子。我闯了祸!我停住脚步,心里砰砰直跳。女仆终于赶上了我。我说:“我不是有意的。”“她今晚没饭吃了,”女仆说,“她的小儿子也没饭吃了。”“你认识她吗,施蒂娜?”“她可认识你呢!”施蒂娜回答。“她会来我们家告诉爸爸妈妈吗?”施蒂娜点点头,吓唬我。我害怕起来。我们全家正在忙碌,因为明天过节。这个节比任何节日都隆重:举行化妆舞会。这天晚上,我没有忘记黄昏时那件蠢事,以及它带来的威胁。上床以后,我还在倾听着门铃声,担心是不是那个妇女来了。她现在没有饭吃,她的小儿子也没有饭吃。我感到很不好受。第二天,当施蒂娜到学校接我回家时,我第一句话就是向她打听那个妇女的事。我问:“她来过我们家吗?”女仆想了一下,说没有来。但她又说,那个妇女肯定会来找我的。。。。。。直到晚上,我还在害怕。然而,家里轻松而热烈的气氛感染了我,大家都在等待举行舞会。大厅里灯火通明,充满了花香和不寻常的气味。妈妈打扮得很漂亮:第一批客人已经来到,那是妈妈的年轻女友,还有一位从不莱梅来的小姐,她是一个人来的,住在我们家里,我总是缠着她。后来,大家都化了装,戴起假面具,但我熟悉内情,知道那个吉普赛女郎是谁扮的,那个红桃Q又是谁扮的。现在我必须睡觉去。但我又悄悄地起了床,穿着很少的衣服,摸上楼去,化装舞会已经开始。大厅前面那些房间都空着,舞会改变了一切,我几乎认不出原来这些房间。要是有人走进来,我就赶紧躲到隔壁房间去,这样我跑遍了所有的房间。大厅里的舞会莫名其妙地吸引了我,那里金碧辉煌,传出了音乐声,脚步声,人声和温暖的香气。最后,我径直来到大厅的门背后,那是冒险的,也是值得的。我看见了被柔和的灯光照耀着的裸露的肩膀,看见了像珠宝一样闪烁的头发,看见了像生命一样发光的宝石。人们毫不疲倦地旋转着。爸爸化装成一个外国军官,头发扑了粉,腰间佩着剑,我看了很得意。妈妈化装成一个红桃Q,她靠在爸爸身边,比平时更奉承他。但是当我看到从不莱梅来的那位小姐时,就无话可说了,我只觉得她溜到一位先生的身边去,依偎着他,但愿他不知道她是谁扮的。当时我只有七岁,站在舞厅的门后看到了这一切,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。舞厅的装饰体现出一种柔和,明快的风格。我后来才知道这种风格叫“洛可可”,大约十年前才从巴黎传过来的。那些舞步,四人舞,快步舞也是动那里传来的。每个细节都是事后从拿破仑三世和美丽的欧仁妮的皇宫传出来的。他们挥霍无度,可是他们的社交风气曾经流行一时,一直流传到我们这个德国北方的小城市。沙龙文化当时是最受人重视的。礼节后来也没有像当时那么讲究。人们常做哑谜游戏,猜谜,太太们在她们女友的扇子上面画水彩画,那些奉承她们的先生们则在扇子上写下他们的姓名。在那个世界,人们常做文字游戏。那是一种奇特的发明,我那时还不懂,后来从书上知道它的道理。在拿破仑狭窄的圈子里,往往有人说出一句话叫别人写出来。这种游戏是为了发现谁的错别字最少。这种市民的游戏也适合于当时的卢卑克。化装舞会是豪华而高贵的,不仅迎合那些一直统治着巴黎的冒险家的癖好,而且吸引着德国的上层人物。舞会最后总是以“活的形象”结束,那是为了展览当天的美女和那些奉承她们的高贵男子。。。。。。躲在门后的小男孩紧张地等待着,生怕看不到这些活的形象。突然,门被我撞开了,有人发现了我。那是一个佣人,他叫我,说楼下有个妇女找我。他没有注意到我当时吓得脸都变白了,晃动着他的燕尾服下摆走开了。我独自站在那里,思考着该怎么办?如果我不下楼见那个妇女,谁知道她会不会直接上舞厅来,那时就糟了。我宁可自己受点委屈。那个妇女站在灯光微弱的大门前。她的身后是一个黑暗的房间。她还像昨天那样,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衫,一动也不动,好像是从黑暗中突然冒出来的一座良心雕像。我越来越迟疑地走近她。我要问她对我有什么要求。可是,我说不出话来。“你打碎了我的盘子,”她很低沉地说:“我的小儿子没有饭吃了。”听了她的话,我也哽咽起来。别的小孩的遭遇感动了我。就像我现在被人叫下楼来一样难过。我到厨房拿点吃的给她,好不好呢?但是,厨房里到处都是女仆和佣人,我的举动瞒不了他们。于是我结结巴巴地对她说:“请您等一等。”说完我走进她身后那个黑暗的房间。那里挂着客人们的大衣,我从大衣丛中钻过去,一直钻到堆放我的玩具和书的地方。我拿着这些东西,甚至要拿那只天鹅展翅的可爱的花瓶,但是那只花瓶不是我的。我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了那个妇女,她接过后放在她的篮子里,走了。我也赶快跑开,去上床睡觉了。我睡得比昨晚更安静些。。。。。。奇怪的是:第二天,当我放学回家时,发现我送出去的东西都重新摆在原来的位置上。我不能理解。我把我的心思透露给施蒂娜。起初她也表示惊讶,但很快禁不住笑了起来。她笑了以后我才怀疑了她。原来,昨天晚上,那座良心雕像,那个为了我的罪过而挨饿的小孩子的不幸的母亲就是她扮的。事实上,也许根本没有人挨饿。天知道,那天晚上打碎的是否只是一只盘子。施蒂娜是个很好的演员,她演出了她自己导演的一幕悲剧。但我不会忘记这件事。当时我只有七岁,正沉入在表面上的繁华幸福生活的时候,曾有一次从别人拉开的帷幕背后看见了贫穷,看见了自己的过错。这是一个印象,这不也是一次教训吗?在七十年代的卢卑克是不容易看见贫穷的。当我和奶奶一起到郊外散步时,我看见路边坐着敲石头的人,或是类似这一阶层的人,他们围着一个菜盘子吃饭。奶奶诚恳而热情地对他们说:“祝大家胃口好!”这些“大家”先是楞了一下,因为这种说话的口气是他们难得听到的。随后,他们就表示感谢。《化装舞会》是德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亨利希曼的一篇叙事散文。文章用以小见大的手法,叙述了一件影响他世界观的小事。亨利希·曼(Heinrich· Mann (1871-1950)),也译作海因里希·曼。重要的德国作家之一,二十世纪上半叶德国最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之一。也是德国小说家,著名作家托马斯·曼的哥哥。因此,通常文学史研究当中也习惯将这对兄弟作家合称"曼氏兄弟"。